体育新闻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慧博云通 IPO 匆匆过会 大股东涉嫌利益侵占能否小事化了
发布日期:2022-06-19 04:1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被称为贾跃亭、罗永浩 债主 的慧博云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简称:慧博云通 ) 首发获通过,拟募资 2.55 亿元。《电鳗财经》经调查研究发现,公司此次 IPO 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大股东涉嫌利益侵占一事,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慧博云通成立于 2009 年,由汤伟、周秋平出资设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申晖控股持有慧博云通 23.75% 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 ; 余浩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慧博云通 43.67% 的股份,为其的实际控制人。

  2020 年 11 月,慧博云通进行了一轮股权融资,以增资方式引入了友财致桐、友财汇赢、圆汇深圳和嘉兴睿惠,四家公司以每股 8 元的价格认购慧博云通共 2850 万股股份。2020 年 12 月 8 日,翊芃友财与慧博云通实际控制人余浩签署转让协议,约定翊芃友财将其持有的 64.4499 万股股份以 483.37 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余浩,经计算,每股价格 7.50 元左右。2021 年 1 月 25 日,公司和易通达分别与上海为森、北京友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和易通达将其持有的 270 万股股份、168.75 万股股份以 2.67 元 / 股的价格分别转让至上海为森、北京友财。慧博云通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上述股份转让价格为 2.67 元 / 股,系交易各方综合考虑公司所属行业、业务储备及成长性等因素协商确定。

  不过,慧博云通对大股东的购买单价避而不谈。2020 年 12 月 8 日,翊芃友财与余浩的股份转让价格为 7.50 元 / 股,而这一时间点前后两次的交易价格均为 8.00 元 / 股,翊芃友财与余浩的交易价格具有不合理性的同时,不由疑惑,这样明显不合理的背后,是否存在着大股东侵占公司资产呢 ?

  业内人士称,错综复杂的关系和频繁的交易,难免让人质疑其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或其它动机。

  据天眼查显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余浩目前有 16 条任职,担任股东 6 家,担任高管 13 家,实际控制权 24 家。尤为注意的是,其周边风险多达 107 条,历史风险 2 条,预警提醒有 256 条。

  高风险信息方面,余浩曾担任股东的河南中之福置业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 曾担任股东的河南中之福置业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 曾担任股东的河南中之福置业有限公司有终本案件信息 ; 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慧博金服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股东的贵州慧博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 ; 曾担任股东的北京万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有注销备案信息,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华光腾耀科技有限公司有注销备案信息 ; 担任股东的北京前锋多维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 ; 曾担任股东的河南中之福置业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曾担任股东的圆汇 ( 天津 ) 科技合伙企业 ( 有限合伙 ) 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诉讼方面,其曾担任股东的河南中之福置业有限公司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 曾担任高管的信阳博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曾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 担任股东的信阳市平桥区宝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曾因企业借贷纠纷而被起诉,曾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小额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 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汇金智融 ( 北京 ) 科技有限公司曾因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等。

  人们不免担心:董事长数百条风险缠身,又涉及诉讼,还实控多家公司,中小投资者利益谁来保障 ? 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

  作为一家信息技术外包服务企业,慧博云通业务板块分为软件技术外包和移动智能终端测试。其中,超七成收入均是来自软件技术外包服务。招股书显示,从 2019 年至 2021 年,软件技术外包服务为慧博云通带来的收入分别为 3.89 亿元、4.99 亿元和 7.24 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 73.47%、73.97% 和 79.62%。

  据介绍,软件技术外包服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 软件开发人员技术服务 、 软件定制开发及解决方案服务 。招股书中明确表示: 公司的软件技术外包服务业务目前以‘软件开发人员技术服务业务’为主 。显然,慧博云通的业务实质更像是一家劳务外包商。

  《电鳗财经》还注意到,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诉讼指向了这一猜想。慧博云通全资子公司江苏慧博云通的前员工李喆,与江苏慧博云通签订了劳动合同后前往小米公司工作,李喆的工作便是上文所提到的 软件开发人员技术服务 。后来由于薪资支付、社保等问题,李喆先后与小米公司、江苏慧博云通发生诉讼纠纷,最终江苏慧博云通支付李喆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7500 元而告终。李喆曾在诉讼中提出其向小米公司所提供的全部劳动均受小米公司的劳动管理,与慧博公司无关 ; 李喆同时还需要接受小米公司的规章制度约束等。这或意味着,虽然江苏慧博云通与李喆之间所签订的是劳动合同,但是李喆实际的工作地点和所接受的劳务管理均在小米公司。而江苏慧博云通所扮演的角色似乎并非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而更像是一家 劳务外包公司 。李喆虽然与江苏慧博云通签订劳务合同,但实际在为小米公司提供劳动服务。

  那么,慧博云通究竟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还是一家为客户提供技术人员的劳务外包企业。若是后者,慧博云通恐怕会存在与创业板定位所要求的 三创四新 不符的嫌疑。

  据了解,慧博云通的客户均为小米、爱立信等知名企业,此前其也曾经 踩雷 贾跃亭昔日掌舵的乐视公司和罗永浩曾经创办的锤子软件 ( 锤子软件有限公司 ) 。招股书显示,慧博云通已对乐视公司总计 2807.96 万元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锤子软件则在今年一季度偿还了慧博云通约 300 万元的账款。锤子软件或还需偿还慧博云通 300 万元。2021 年,慧博云通营收规模已达 9.18 亿元,但是归母净利润仍然只有 0.77 亿元。

  作为贾跃亭、罗永浩的 债主 ,慧博云通能否盼来回款 ?2019 年至 2021 年,慧博云通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1.33 亿元、1.51 亿元、2.49 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 58.98%、39.50%、43.05%,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24.63%、21.99%、27.16%。其坏账风险较高,会影响公司运营。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