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声星语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寻·动丨说好“很快回来”竟是最后一面!青岛籍烈士谭春华寻亲成
发布日期:2022-05-14 19:18   来源:未知   阅读:

  “二哥说‘你别哭,用不了几年我就回来了’。”不承想,这是兄妹俩最后一次见面。

  日前,半岛全媒体记者跟随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为烈士寻亲专班一行,前往谭春华烈士大哥谭春亮家,听谭春亮和谭秀文讲述谭春华烈士有关的故事。说起往事,兄妹俩多次失声痛哭。

  谭春华烈士大哥谭春亮(中)、小妹谭秀文(左)、外甥滕琪端详烈士遗照。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昌威 摄

  去年7月12日,谭春亮和老伴拿着寻找谭春华烈士亲属的网络信息截图,找到市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希望能联系到对方。

  为烈士寻亲专班工作人员一边联系信息上留的寻人电话,一边联系四川米易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和米易县烈士陵园。米易县烈士陵园工作人员听到消息后很激动,双方核对信息吻合,确定安葬在米易县烈士陵园的谭春华烈士就是谭春亮的弟弟。

  烈属暂时去不了米易县祭扫,市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就委托米易县烈士陵园拍摄谭春华烈士墓碑和烈士陵园周围环境视频、照片,不久后收到相关资料,并发给烈属。

  确认信息后,烈属第一时间想到前往祭扫,但是夏天天气炎热,对于老人出行不适合,想在天气凉爽时前往。去年10月,烈属打算前往,又因个人原因推迟。

  目前,市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将根据疫情防控要求,近期安排烈属前往米易县烈士陵园祭扫。

  谭秀文告诉记者,家里兄弟姊妹六人,大姐87岁、二姐85岁、大哥82岁、小哥74岁、她69岁,“除了二哥牺牲,五个兄弟姊妹均健在。”

  革命烈士证明书存根记载:谭春华,男,1947年1月出生,籍贯四方区,生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8723部队副班长,1964年10月参加革命,团员,1967年5月在执行任务中牺牲。

  谭春华烈士墓碑上镌刻:谭春华烈士之墓,1947~1967.5,山东省青岛市人,1964年9月入伍,共青团员、五好战士,任八七二三部队三十六分队战士。

  谭春华烈士父亲谭玉林工作的材料厂将谭春华烈士的一寸照放大,装裱起来作为遗像。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昌威 摄

  一个是1967年5月29日青岛材料厂革命委员会题写“向谭春华烈士致敬”的谭春华烈士照片,一个是1972年2月青岛市革命委员会授予革命烈士家属刘华芳同志的光荣人家牌匾,上书“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1972年,青岛市革命委员会发给谭春华烈士母亲刘华芳的光荣之家牌匾。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昌威 摄

  谭秀文说,她和二哥相差6岁,“两个姐姐年纪比我大好多,早早地就出去工作了。大哥出去上学、当兵,我和二哥、小哥从小一起生活时间最长。虽然年龄小,但是印象很深。”

  “因为父母在旧社会受过苦,对新社会非常感恩,孩子去保家卫国是应该的,父母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让二哥报名去参军。”谭秀文回忆,后来才得知二哥成为铁道兵。

  谭秀文回忆,“二哥去当兵时,先在青岛集训,结束集训回过家一趟。二哥回家后,我当时很高兴,但他在家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回部队。我问‘能不能去送你’,二哥说有要求不让家属送,说完就往外走。我不想让二哥走,就抱着他使劲哭,说‘哥哥你不要走’……”说到这,谭秀文掩面哭泣,“当时我说‘大哥走了,你也要走,你不要走’。二哥说‘你别哭,用不了几年就回来了,我到了以后,会给家里来信,给父母报平安。’我使劲点头,二哥恋恋不舍地走了。”

  谭春华从军后,家里人就盼着他来信,以为五六天就该收到,可是迟迟不见来信。“直到二十多天后,二哥来信了。小哥打开信,哭着和父母说,二哥坐了七天七夜的火车,坐了三天三夜的汽车,去了遥远的云南昆明。家里人不知道云南在哪,小哥上了初中,拿出地图给家人看,父母看了地图都哭,觉得二哥去了很远的地方。”谭秀文回忆道。

  “父母说,不管怎样,知道孩子去到哪里,心里也就没那么担心了。”谭秀文说,二哥的工作在大山里,通讯不便只有写信,“此后,二哥陆续来信,信中说每天很辛苦,具体干什么,从来没有提及。”

  二哥牺牲的消息,谭秀文是家里第一个看到的。她至今记得,那是1967年5月下旬的一天,她在铁路二小上六年级,“11点半放学,回到家快12点了,家里人都不在,这时来了邮递员,是寄给父亲的挂号信,我就拿出父亲的印章签收了信件。”

  一看是部队来信,寄件地址是四川米易县,加上父母都不识字,谭秀文就打开信件,“信开头写着安慰的话,把二哥生平说了一遍。信中说,二哥在5月7日那天,因公牺牲,看到这我整个人就蒙了,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

  大哥谭春亮说,他是在部队里听到二弟牺牲的消息,部队领导曾来安慰他。“我说‘你们不用做我的思想工作了,二弟已经牺牲了,他也是为了国家,我们都不要太过悲伤’。”回到家,谭春亮还安慰父母,“作为哥哥,我应该做个榜样,他牺牲了,还有我们兄弟姊妹”。

  “二哥牺牲,我心里非常难受。”谭秀文说,二哥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也喜欢帮助别人,“无论是在父母、兄弟姊妹、亲戚、朋友、同学眼里,他的口碑都非常好。我家当时住在铁路宿舍,是一个大院,院里有的老人子女不在本地,二哥每天挨家帮他们挑水,打扫院子卫生。”

  “按照当时政策,二哥是可以不当兵的,因为大哥已经去当兵了。”谭秀文回忆,“二哥看到大哥去当兵了,说“‘国家需要就要去,咱们都当兵去’。二哥牺牲后,由四方区民政局组织召开追悼大会,父母、大姐、大姐夫、小哥和我一起参加了追悼会。”

  得知谭春华牺牲后,家人就知道他安葬在四川米易县,但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去过米易县祭扫。谭春华的大姐说,“上世纪60年代,交通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从青岛到米易县路途遥远,没有成行。”

  谭秀文说,后来家人也想去米易县祭扫。“父母年龄大了,身体不适应长途跋涉,把祭扫的事就放下了。父母一直没忘了二哥,尤其是母亲一直放不下,临终时还念念不忘。”

  如今,谭春华烈士的家人打算前往米易县祭扫。“对父母也有个安慰。”谭秀文说道。

  为烈士寻亲,既是对烈属的抚慰,也是对英雄烈士最好的缅怀与尊崇,更是弘扬烈士精神、传承红色基因的生动实践。“为烈士寻亲·让忠魂归根”专项活动开展以来,青岛各区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烈士陵园积极向烈士生前所在地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发函请求协助寻找烈士家属。为烈士寻亲工作也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众多志愿者大力协助开展为烈士寻亲工作,为推动寻亲成功作出诸多贡献。同时,“为烈士寻亲专线”电话接到大量来电,有提供寻亲线索的志愿者,也有请求寻找烈士墓地的烈士亲属。工作人员一一详细询问解答后,将所有信息汇总整理,通过调查、走访、核实,与当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对接研讨,查阅地方志、档案、中华英烈网、烈士英名录等方式,竭尽所能为他们提供详实可靠的信息和帮助。青岛市为烈士寻亲专线电话。

  寻·动丨三代人执着寻找70多年 如今终圆梦!安葬在城阳的四位烈士寻亲成功

  寻·动丨“一定要考青岛的大学,去找大爷的安葬地”!三位安葬在城阳烈士陵园的烈士寻亲成功

  寻·动丨当年扭秧歌,送哥去战场!两位烈士同时寻亲成功 其中一位安葬在朝鲜平康郡

  寻·动 绣着“百花香”的锦帕 妹妹一直留了70年!安葬在朝鲜开城的两位胶州籍志愿军烈士寻亲成功

  现实版《心居》?“结婚黄牛”18个月四婚四离!为购房资格 每段婚姻2-7天

  政前方|青岛十区市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胶州增速第一,黄岛突破千亿,市南重回第二



Power by DedeCms